525f0bd5.jpg  
「與虛偽的神對抗。」

在朋友的極力推薦下,我努力看完 來自新世界 25集動畫,
動畫前2/3我都在掙扎「要繼續看還是棄追?」
但秉持 人說神作必有因 的想法,我努力追到最後,
最後一集實在太令我震驚,不是劇情大逆轉的那種震驚,
而是一種打從心底發寒的恐懼,也讓這部動畫的劇情縈繞於心、揮之不去。
shinsekai3.jpg


shinsekai4.jpg

來自新世界 全劇透心得

來自新世界是一部反烏托邦主義作品,
反烏托邦主義是指一個虛擬想像的境界,
反映的是與理想社會相反的、一種極端惡劣的社會最終形態,
這種社會表面上充滿和平,內在卻充斥著無法控制的各種弊病,
如階級矛盾、資源緊缺、犯罪、迫害等,刻畫出一個令人絕望的未來,
「來自新世界」則是用極為殘忍與恐怖的手段,打造了世界表面的和平。

整部動畫看完的感想是難過,
與女主角早季較親近的人,除了覺以外都死了,
尤其是瞬和真理亞的離開,對早季來說是重大打擊,
早季會哭也會痛,但她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她永遠能爬起來繼續走下去。
 
新世界看似美好,這層美好是建立在殘忍的事件上,
小時候的他們發現隱藏的秘密後,覺得這社會機制非常殘酷,人根本不應該被這樣對待,
可是她們長大後也漸漸接受這世界,甚至飼養起不淨貓……
縱使得知化鼠的真相,也沒有想嘗試推翻這一切,畢竟這是難以改變的事實,
如果是代入感較深的觀眾,最後真相揭曉,立場瞬間轉變的過程會很崩潰XD  我就是那崩潰的人嗚嗚
 
早季的成長過程遇到非常多危險、困難和苦痛,她極力掙扎,最後還是只能接受眼前的一切………
除了難過以外,也感覺鬱悶跟無力。

 

動畫的節奏我不是很喜歡,
總覺得每個事件被拆成一段一段,情緒無法延續,
直到化鼠攻擊人類開始,我才漸漸喜歡這部動畫,
先從故事開頭的麗子說起,麗子進入完人中學,但是能力不佳所以被不凈貓抓走,
其他一班的人由於記憶被竄改,所以麗子就像從沒存在過一樣,其他人繼續過著原本的生活,
我滿喜歡麗子的,可能是看過漫畫第一集,那時麗子的戲份不少,覺得她是個溫柔善良、討人喜歡的女孩
相當期待麗子之後會被朋友想起來,然後看一班的人崩潰、覺得怎麼忘記重要朋友的畫面,
結果麗子只有被人帶過一兩句話… QAQ
0.jpg  
 
進入夏季旅行後,劇情變得精彩,我喜歡一班的人很要好的感覺
每個人個性都不同,也會互相鬥嘴,但是一群人聚在營火旁聊天的感覺,很幸福歡樂 
現在想想,那時算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了……
156988013.jpg  

瞬跟早季在夜遊時搭同艘船,瞬用咒力把湖面的水波紋變得靜止,
湖面反射出天上星空的模樣,非常的美麗且浪漫,有種瞬間即是永恆的感覺!
156988056_624.jpg  
 
沒想到事情急轉直下,眾人探險時遇到真的擬蓑白,早季意外防禦了擬蓑白的催眠攻擊
最後與夥伴合作,成功抓住擬蓑白並問了許多問題,
早季跟瞬一直想挖掘真相,真理亞較為冷靜,守則感到十分害怕,
在這邊要特別提到守,說真的我滿討厭守,
他屬於比較膽小的孩子,對於打破規定跟挖掘真相感到恐懼,
他的反應是一般正常人會有的,但是在動畫中 早季他們想發現真相時
守一直在旁邊喊「不要再講了!」,我不求守可以幫上大忙,但至少不要扯大家後腿,
每次聽早季講新世界的事情,聽得很融入時,守就會冒出「不要再說了」這句話,讓我超不耐煩

覺應該也感到害怕,所以才想問些無關緊要的事,想轉移話題
(現在回想起覺的問題,讓我突然很想知道附近為何這麼多青蛙XD)
 
這是動畫中第一次透露出比較多新世界的背景設定,
在這裡提到關於擁有咒力者的故事,這段故事也是「來自新世界」小說背面的故事簡介。
Shin Sekai Yori - 12 - Large 15.jpg
  
擬蓑白敘述人類的歷史時,瞬問出了相當關鍵的一句話:
「然後呢? 那些沒有咒力的人去哪裡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在結局會揭曉,那是一個令人顫慄的真相。

擬蓑白在回答前就被離塵消滅,離塵還封印了五個人的咒力,
即便後來遇到危險,離塵仍不願意將其他人的咒力還給他們,最後死於氣球狗的爆炸攻擊。

離塵死了之後,一群人遇到化鼠,為了躲避化鼠的眾人四處逃竄,
之後覺與早季相遇,兩個人藉由斯奎拉的幫助進到地洞避難,
在地洞裡面早季用催眠幫覺恢復咒力,斯奎拉也不停唆使覺用咒力剷除敵人,
斯奎拉在動畫前半段都讓人猜不透,講話過於諂媚又不夠誠懇,
當早季跟覺遇到狀況時,會懷疑斯奎拉是故意讓主角陷入危險中,但有時斯奎拉說的話又是真的……
斯奎拉是很成功的戰略家,從原本快被滅族,變成與奇狼丸勢力相當、甚至透過惡鬼(?)的力量向人類攻擊
20121111214822686  

化鼠有些戰略滿不錯,像是潛伏在池塘內吸引對方注意,另一方則從背後突襲,
起初動畫敘述化鼠都是幫人類做一些較為勞力跟低下的工作,也不太會說人話,
會下意識以為化鼠不太聰明,只是會服從有咒力的人類,
現在回頭看才發現,化鼠的聰明是有原因的…
159568757  

每次看覺衝動的使用咒力時,就很擔心覺會體力不支,結果敗在化鼠手下,
幸好奇狼丸的支援,趕走了敵人,覺也非常帥氣的用最後一點力氣阻止爆炸,
覺這麼做也是救了自己,我認為奇狼丸會幫忙早季跟覺逃走,是為了報答覺的救命之恩。
 
「來自新世界」常讓我有"明明發生大事,事後卻像什麼都沒發生"的違和感,
第一次讓我產生這種感覺是在麗子消失(原因是眾人記憶被竄改)
第二次讓我產生這種感覺,就是在眾人回到神栖66町後,
大人們除了對他們嚴加觀察外,沒有做出其他懲罰行為,而是讓事情平靜帶過,
對於常常實行處罰的神栖66町大人們來說,這樣的處置頗讓我驚訝。
 
這次的夏季旅行對早季一行人(尤其對瞬)造成怎樣的影響很難推估,
但我認為瞬會變成業魔,多少和夏季旅行有關係,
也許是命中注定,也許真的是早季用不正規的方式恢復瞬的咒力,
又或者瞬的溫柔細心,讓他比其他人更快了解到「那些沒有咒力的人去哪裡了?!!!」的答案,
而對他的內心造成深遠影響…。
160966310_624 

兩年過去了,大家的友誼發生了變化,瞬跟覺變得很好,早季則和真理亞、守較為要好,
這設定還滿特別的,既沒有演出發生什麼事而改變友誼,彼此間的關係卻漸漸變調,
這層設定上還滿貼近現實,有時候雖然沒發生什麼事,但朋友間的關係就漸漸變淡…
  
 
曾在網路上看到別人提及 神栖66町對於青少年間的戀愛關係管得特別嚴,
但是對同性之間的關係則沒有特別注意,因此青少年間就漸漸嘗試與同性交往,
最後風氣越來越盛,整個校園幾乎都看不到異性情侶了XD
看到這段還以為劇情要轉彎,想說怎麼突然變這種發展,超令人意想不到,
這真的是來自新世界嗎?XD 跟前半段劇情風格完全不同
acaf75d4   

在我稍微放輕鬆看這部動畫之際,緊接而來的卻是瞬的業魔化,
瞬施展咒力的蛋裡面,居然出現像是妖怪的存在,嚇了我一跳,
業魔化的孩子真的很可憐,明明不是自己願意的,釋放出的咒力卻不斷毀掉身旁的一切,
上一個在農場工作 後來業魔化的女孩子長得可愛,心地又善良,
卻因為業魔化而害死自己的父母,甚至到她死都還不知道父母被自己害死這件事。
163624401_624.jpg

瞬的失蹤對一班來說是沉重的打擊,大家出發去尋找瞬之際,早季終於發現了瞬,
瞬努力抑制自己的力量,不讓自己傷害早季,
我真的非常喜歡瞬 嗚嗚嗚嗚,為了不傷害大家而決定吞毒藥自殺,身體卻把毒藥代謝掉
為了不傷害大家而自己一個人到荒郊野外、忍受孤單寂寞,
即便最後不淨貓出現,瞬一開始仍心軟、沒有要殺不淨貓,
直到他的狗狗「昴」為了保護瞬而死,瞬才決定要跟不淨貓一起消失於這世界。
162443456_624  

94636f31  

瞬的面具最後龜裂而掉落了一小塊,
早季對瞬表明心意後,瞬在死前也坦承自己喜歡早季,並且留下了眼淚,
看到這裡我也忍不住一起落淚 瞬你不要死,你是我看來自新世界的動力之一啊……
我愛你!!!!!(我究竟在告白個屁
8x5xg6.png

↓早季跟瞬的【MAD】,歌曲好聽剪接的又棒,看完超想哭


瞬離開後,眾人的記憶被竄改,他的存在被稻葉良取代,
幸好早季在內心深處還記得瞬(縱使想不起來臉跟名字),她知道眼前的稻葉良不是他們的夥伴,
早季問了稻葉良記不記得他在夏季旅行時說的話,稻葉良卻顧左右而言他,
早季就更加確定自己記憶被竄改,
稻葉良雖然不討人喜歡,卻也是有點悲劇的角色,
無緣無故被轉到一班,結果被早季,又沒跟其他一班的人成為朋友,
變得孤單所以跑回跟二班的人聚在一起…

↓稻葉良徹底被覺呼弄的畫面,覺真的超會瞎掰而且掰得很好XD
sinse124c  
 
本以為事情會平靜一陣子,沒想到守被不淨貓盯上,
在神栖66町,未成年的人都不具有真正的人權,是隨時可以被抹煞的存在,
雖然能因此防範惡鬼與業魔出現的機會、並確保在世上的人都是擁有基本咒力的,可是真的很殘酷。
164066721_624.v1418159999.jpg

為了躲避不淨貓的追擊,守離家出走跑出神栖66町,
八丁標以外的世界,因為人類的咒力外洩而讓生態受到影響,
但設置八丁標真正的意義 不是為了保護町內的人們不受八丁標外的動植物所傷害,
而是怕具有咒力的人類跑到八丁標外而不受町內所掌控,進而變成惡鬼或業魔……

這邊發生的事情就不再贅述,總之真理亞跟守兩個人決定在八丁標外生活,不被任何人找到
早季跟覺卻不放棄,在努力尋找他們兩人的途中遇到斯奎拉,
過了好幾年再度碰面,斯奎拉的食蟲虻部族已經壯大的令人之驚,
也許斯奎拉真的取得了擬蓑白,從中習取龐大的知識,建置了許多先進的建築與機器。
166178855.jpg     

早季跟覺想要拜會女王,斯奎拉卻一臉不願意,
原來食蟲虻部族已經將女王捆綁固定住,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而是具有生產功能的機器…
如此龐大的社會階級變動,反映出他們一族的思考上的改變,
他們認為化鼠應該具有更高的自由,不再受人支配。
si151.jpg

斯奎拉挑起紛爭,並藉由覺的力量攻擊木蠹蛾部族,
木蠹蛾的化鼠都長得好可愛,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為什麼總要欺負他們阿QAQ
覺真的很容易受到斯奎拉的操弄(?)  不小心就幫食蟲虻部族攻擊木蠹蛾部族,
早季和覺終於見到斯闊庫(比起斯奎拉,我比較喜歡斯闊庫),斯闊庫給了她們一封真理亞的信。
167353410_624.v1414723475.jpg 

雖然真理亞喜歡早季,但是她不選擇跟早季在一起,而是選擇去陪伴守,
真理亞知道早季很堅強、沒有她在身邊也能過得很好,可是守不一樣,守需要真理亞
而且她不可能跟早季交往一輩子,因為女生跟女生是無法生孩子的,但是跟守可以
(我到這時才知道守是男生……一直以為守是女生)
 
真理亞決定跟守一起在外生活,並希望大家不要再追他們了…
166806956_624.v1415217232.jpg 

真理亞小時候好可愛,感覺真里亞是會給不認識的人帶來距離感,
但是跟她認識後,會發現她很照顧人、很好相處又體貼的女生……
166806974_624.v1415217232.jpg 

斯奎拉說會幫助早季和覺,如果有必要,甚至連骨頭都可以送去給教育委員會,
因為化鼠的骨頭跟人類的很像,
當時聽到這句話覺得沒什麼,但這句話其實超關鍵…

早季跟覺在雪地裡度過一晚,雖然個人比較喜歡瞬,但是覺對早季其實很好,
兩人出生入死共患難這麼多次,最後不在一起說不過去啊~~
166807092_624.v1419100188.jpg

這一幕的覺好帥
166910454_624.v1419281111.jpg

之後又過了幾年,早季進入了於管理化鼠的異類管理課任職
本以為覺跟早季會交往,沒想到是吵架了然後幾年沒聯絡,
在動畫當中,只要時間一跳過好幾年,大家的感情就會開始變化XD  
167353461_624.v1413257005.jpg
 

幸好覺跟早季又和好,但早季仍一直想念真理亞,還有那個記不起名字跟長相的人…
此時化鼠之間的戰爭事件越演越烈,本來鳥飼宏美(教育委員會議長)提議停止慶典,
可是眾人覺得事情不會變這麼嚴重,因此慶典照常舉行。
這個扮成妖怪的人穿著超可愛,而且手是關鍵,可以從手看出到底是人類還是化鼠‥
167982682_624.v1405372744.jpg

像這個陰沉、手又纖細到異常的就是化鼠裝扮的…
167982860_624.v1418130950.jpg         

在慶典當下發生非常嚴重的事件,化鼠突襲人類造成人類重大死傷,
平時一直對化鼠掉以輕心的人類,根本很難預料突襲的事件會發生,
有備而來的化鼠佔據相當大的優勢,而且他們還有最後一張王牌-惡鬼(?)

從化鼠偷襲人類開始,劇情進入了最高潮,前面平淡了好久,終於要進入最精采的部分!
不管是慶典上的戰鬥、沿著河流去消滅化鼠,還是在醫院與化鼠以及惡鬼的攻防戰,都精彩萬分
醫院那段我看得好緊張,每秒都屏息的看著螢幕,深怕下一秒有敵人衝出來。
img_2 (1)  

好不容易度過恐怖的夜晚,惡鬼出現在鎮上的傳聞也逐漸傳開,
鏑木肆星(我一直記成鏑星)與惡鬼正面交鋒,擁有雙瞳的鏑木肆星好帥。
167982927_624.jpg

本來不明白鏑星是怎麼死的,直到看了網友討論才知道鏑木肆星死於咒力扭曲現象,
咒力使用於同一對象,可能會互相衝突,產生彩虹般的干涉現象,造成空間扭曲。
169946906.jpg  

惡鬼是真理亞與守的孩子這件事情,讓早季遲遲無法相信,
畢竟惡鬼出現的機率相當低,而且她們的孩子‥怎麼可能是惡鬼呢?…
雖然這個孩子呈現的種種跡象都與惡鬼符合,早季內心還是不斷探尋各種可能性,
在早季心中的瞬也說「惡鬼?她不是惡鬼喔…」
 
早季心中不願意相信,但為了防止人類世界被毀滅,一行人出發到東京尋找毀滅性武器
↓握有關鍵資訊的擬蓑白正在曬太陽補充能量(還用籠子關住也太可愛) 
170553856_624.v1408594973.jpg  

抵達東京這段也滿精彩,
本來還想說 神栖66町離東京也太近了吧,覺得有點扯!
直到後來看了新世界設定集,才發現真的很近XD
 
東京會變成人間煉獄,和人們的想像力也有關係,
具有咒力的人們認為東京是個可怕的地方,恐怖的想像不自覺使咒力對東京產生影響
正是每個人對東京的恐懼,讓東京的狀況越來越糟,
咒力也許可以創造一個更強大又方便的世界,但是越強大的力量伴隨著越恐怖的副作用。
20130313122406  
  
東京各種奇妙生物看得滿有意思,
中途一度分散、最後仍平安齊聚一起的只剩下早季、奇狼丸跟覺(還有一隻擬蓑白)
zLoVXXI.jpg  

人類一度懷疑奇狼丸的居心,但奇狼丸確實是正直又好心,
牠確實有過想戰勝人類的念頭,可是很為整體大局著想,
人類似乎對化鼠有想反抗的念頭感到驚訝,畢竟在人類眼裡,化鼠對具有咒力的人類是非常忠心的,
只能說輕敵者必敗啊,最後會贏斯奎拉等人,奇狼丸也幫了很多忙……

真理亞跟守的孩子超正,堪稱全動畫最美的角色
早季用鏡子攻勢失敗,之後覺朝向惡鬼(?)投擲生化武器時,早季基於不想失去朋友的念頭,用咒力吹走粉末
這突如其來的念頭非常驚人,根本是把一路上大家的犧牲、還有人類的未來都賠上,
但她的「任性」讓我覺得很真實,畢竟早季在成長過程中,不斷面臨朋友與親人的生離死別,
在知道即將失去覺得這刻 產生了私心也算合理(況且沒太多時間讓她冷靜思考這樣做的後果),阻止生化武器蔓延。
43545_1363437022.jpg

比較讓我驚訝的反而是覺跟奇狼丸就這樣原諒早季,如果是我大概氣個半死!
奇狼丸最後為了誘使惡鬼(?)攻擊而犧牲,這根本就是拿覺的命換奇狼丸的命……
網路上看到別人說「奇狼丸也太聰明了,人類到底在尬嘛?!」真的超認同XD
出點子跟犧牲性命都是奇狼丸在做的事情…… 幸好牠成功以自己的命換取大黃蜂女王的安全
早季非常聰明的猜測出惡鬼(?)不是真的惡鬼,而是一般人類,
只是從小被化鼠扶養,所以愧死機構是針對化鼠。
 
(我一度也產生疑問,想說如果小女孩是惡鬼,為什麼會聽化鼠的話?
   真正的惡鬼應該是肆意破壞、而且不聽令於任何人……沒想到她真的不是惡鬼)
 
奇狼丸聽到後決定將自己扮成人類的外型,並由早季在後方施予咒力,
讓小女孩誤以為奇狼丸是會咒力的人類,在小女孩攻擊後,奇狼外拆下繃帶,使小女孩的愧死機構發動
172552568  

早季因為看見小女孩死亡,差點引發愧死機構時,突然想起了瞬,
她之前一直記不起瞬的樣子跟名字,所以瞬都以無臉男的形式出現,
我每次都在吶喊「快點想起瞬啊!!!在故事結束前好想再看瞬出現」
241496358_l  

這次早季終於想起來的瞬的名字跟長相

當人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的名字與長相會存在別人心裡,
瞬說咒力其實就是內心的念頭、也是一股思念,
當早季思念著瞬時,瞬就以咒力的形式繼續活在早季身邊,好感人QAQ。
img_0


「是瞬……」早季含淚且微笑說著。很喜歡早季記起瞬的這一幕。
img01.jpg

斯奎拉看到小女孩身亡後,愣在旁邊不發一語…… 牠的希望徹底毀滅了。
img003.jpg

之後斯奎拉登上了審問會,
在倫理委員會審問時,斯奎拉大聲說出「我們是人類!」
大家都笑了,我卻覺得心寒……
 
對於化鼠來說,智慧不輸人類,卻因為語言不同及沒有咒力而不斷被鄙視,
人類給予化鼠高度自由,但那是在人類心情好的時候,
如果心情不好就給化鼠冠上莫須有罪名而殺掉,
身為具有高度智慧的化鼠來說,完全不會想反抗才是奇怪的事……

最後斯奎拉因為殺害太多人類,而被倫理委員會處以:
「從全身的神經細胞植入痛苦訊息向大腦傳達,又用人類咒力將傷口癒合,不允許死亡的終極懲罰。」
squealers-punishment-begins   

這刑罰聽起來好痛、好恐怖,沒想到真正恐怖的不在這…

在那之後過了幾年,早季跟覺"終於"結婚了,
來自新世界的節奏有時莫名的快,尤其是主劇情以外的感情線。
感覺 覺比較喜歡早季,早季對覺比較平淡  但是能在一起就很棒,出生入死的一對!
172552768_624.v1392963014.jpg  

婚後的兩人以養育不淨貓為工作,小隻的不淨貓超可愛 結果長大後專門吃人……
172552783.jpg

覺 陳述了他長久以來的研究成果,
根據種種跡象以及染色體數來判斷,化鼠原本應該是沒有咒力的人類……
 
看完"來自新世界"動畫已經一個月,我現在打這段還是渾身發冷,
之前看網路上的心得文,有人在看動畫前半部就猜測化鼠會不會是人類變成,
我始終不願相信,畢竟化鼠怎麼看都不像是人類,頂多有些地方跟人類稍微雷同

現在得知這事實,我覺得這新世界好殘忍、好恐怖,
因為愧死機構的關係,變成有咒力的人類不能殺人、沒咒力的人類卻可以殺人,
有咒力的人類為了阻止這狀況,所以把人類跟裸鼴鼠基因混合,
這樣沒咒力的人類就不再是人類,而是化鼠,是非人類的生物!
有咒力的人可以肆意殺掉化鼠,愧死機構也不會發動,
本身就處於劣勢的沒咒力人類根本無法阻止一切發生,只能成為化鼠然後聽從指示…
 
難怪在骨骼、智慧與社會發展上,化鼠都與人類這麼相似,
之前早季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什麼動物都可以,卻偏偏要養醜陋的化鼠,
我終於明白 因為長得越醜,有咒力的人就越難聯想化鼠原本是人類,更別說是產生愧死機構。
瞬的問題:「那些沒有咒力的人都去哪裡了?」 
這問題的答案正是整齣動畫的核心,
為了創造一個烏托邦世界,而做了這麼多過份的事情…
172552693.jpg

我的心境產生了奇妙的變化,
之前覺得斯奎拉受到那責罰很殘忍,但他殺害那麼多人,受懲罰也是應得,
現在知道真相後,我開始站在化鼠那邊,覺得無咒力的人類受到這麼過分的對待
不只變得不像人,甚至要屈服在傷害自己的人底下,今天會反撲根本是有咒力的人活該,
 
我將自己帶入化鼠的角色,
因為比起有咒力的人類,我更像無咒力的人類(現實中我是真的沒咒力阿…),
當有咒力的人類欺凌無咒力的人類時,我覺得自己是被欺凌的那群人
在那之後,每次看到下面這張斯奎拉受懲罰的照片,一想到這是原本人類時,
都會覺得極度不舒服與噁心!
甚至在剛看完動畫的那幾天,看到這張照片我都迅速滑過。
shinsekai-yori-25-13-squealer

早季成為倫理委員會的議長後,去見了被展示的斯奎拉,
她對斯奎拉說完一段話後,使用咒力提早結束斯奎拉的痛苦,
雖然早季的親朋好友,因為斯奎拉等人的襲擊,死的死傷的傷,
但是早季知道化鼠的真面目後,也許是同情、也許是覺得都過去了,
她用火燒盡斯奎拉的生命與苦痛…… 
shinsekaiyori25-7.jpg 



知道真相之後,回頭看這一切都覺得很想哭,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但當自己是被淘汰的那群人時,終究沒辦法以"這就是進化論啊"去坦然看待一切。





備註:
1.早季沒有特別堅強但總是能爬起來,她也許平凡卻又如此不凡

2.早季晚生孩子是因為對生孩子有恐懼,怕是惡鬼業魔或者像守他們的孩子

shinsekaiyori25-9.jpg

早季:「想像力可以改變一切」
172552835_624.v1390181533.jpg

 

「我將記錄一切的記事本放入時光膠囊,深埋地底,千年後才能公開。
   致千年後看到這封信的你,請問這個世界改變了嗎?」

12歳.png 3798_194668347338233_2127142762_n.png 541987_194668637338204_35689125_n.png582478_194668334004901_187132203_n.png 486170_194668330671568_2013007732_n.png
 542134_194668350671566_1783123477_n.png   553092_194668327338235_1921832347_n.png    
bnr_twitter.jpg
------------------------------------------------------------

圈圈的異想世界 
小樹苗成長中,按讚幫助它茁壯




    圈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